立即购买

易方达基金王晓晨:看央行如何解释“缩表”

2017-05-29  来源:易方达基金

2017 年 4 月中旬,央行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 3 月末中国人民银行总资产为 33.7 万亿,较 2 月份再度“缩表”,2 月和 3 月末人民银行总资产较 1 月末分别下降了 0.3 万亿元和 1.1 万亿元。在美联储表示将根据经济情况适时进行加息和缩表后,欧央行和日本央行相继发表了考虑退出宽松政策的言论,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国人民银行在一季度持续“缩表”,难免引发关注和热议,央行是否提前“抢跑”了?普通民众也有不少从朋友圈、互联网了解到央行“缩表”的消息,并将“缩表”跟近期股市、债市、商品的下跌联系在一起,造成很多误解,引发了不必要的恐慌。

在刚刚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专门用一个专栏来解释所谓“缩表”, 简单说,由于发达经济体外汇储备少且基本不使用准备金工具,所以发达经济体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相对较为简单,其资产负债表的收缩和扩张,能够相对准确地反映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变化;而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比较复杂,其变化受到外汇占款、不同货币政策工具选择、财政收支、春节等季节性因素以及金融改革和调控的多种因素的影响,尤其外汇占款的下降会造成央行“被动缩表”。一季度的这次所谓“缩表“有外汇占款下降的大背景,另外现金投放的季节性波动是2月份“缩表”的重要原因,财政支出加快是3月份“缩表”的重要原因。从最新公布的数据来看,4 月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已重新转为“扩表”。

同时,央行在专栏的最后强调,“缩表”并不一定意味着收紧银根。例如在资本流出背景下,降准会产生“缩表”效应,但实际上可能是放松银根的,因此不宜简单与国外央行的“缩表”类比。从央行历史上的缩表来看,“缩表“并不必然带来超额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因此 “缩表”并不一定会影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以及信贷创造。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需要全面、客观地看待,并做更深入、准确地分析,避免望文生义,徒增恐慌。

声明:本手记的观点、分析及预测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立场,也不构成对阅读者的投资建议。本公司或本公司相关机构、雇员或代理人不对任何人使用此全部或部分内容的行为或由此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将此报告或其任何部分以任何形式进行派发、复制、转载或发布,或对本专栏内容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删节或修改。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易方达石大怿:凯利公式与债券投资

2016-01-16  来源:易方达基金

在博彩业和投资学中有一条著名的凯利公式,如果我们知道了所参与的游戏的可能发生的各种结果的概率以及在各种结果下我们的赔率,那么根据凯利公式我们可以计算出一个最佳的投注比例(或者说是仓位)。在这个最佳投注比例之下,游戏参与者可以获得最高的长期盈利。凯利公式本身非常优美,其推导过程也并不复杂,自其被发现以来在投资学中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这些都不是我们要介绍的主要内容,在这里我们要分享的是关于凯利公式推导出的结论的深刻含义以及其在债券市场的投资中给予我们的启示。

经过推导凯利公式,我们可以得到两个结论:1,一个游戏(或者一个市场譬如说债券市场)是否值得参与的标准之一,是其期望收益率大于零;2,对于期望收益率大于零的游戏,如果期望收益率相同,那么参与赔率差异比较大(赢了赚得多输了赔得也多)的游戏,长期来看的资金增长速度要慢。

第一个结论似乎很直观,我们暂且不去深入探讨。第二个结论则很有趣,它意味着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存在两个游戏,其中一个期望收益率更高但是赔率差异也比较大(赢了赚得多输了赔得也多);另一个期望收益率低,可是赔率差异也低(赢了赚得少输了赔得也少)。直观上,如果只玩一次,那么第一个游戏的预期收益率要更高,似乎更值得赌一把。可是,凯利公式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按照最优投资比例不断地参与上面两个游戏,有可能第二个游戏的资金增长速度要高于第一个游戏!这好像与我们的直观感受有些不符,但是对于长期参与市场的投资经理而言,这个现象却是市场最基本的特征之一:那就是用更多的仓位去积累确定性高的小赢利、利用复利去实现资金增长的投资方式,要胜过参与高风险的投资但是因为亏损大所以只能低仓位参与的投资方式。上面这段话可能会令人费解,原因正是我们假定都按照凯利公式得出的最优仓位来参与这两个游戏------第一个游戏只能长期玩小钱,而第二个游戏可以一直重仓参与。没有理解凯利公式的这个结论,或者没有按照凯利公式进行长期投资的结果可能是很悲惨的:比如长期重仓参与商品期货市场(赔率波动远大于债券市场)的投资人,其结果可能是短期内暴富,但是后来必然发生的一次巨亏会使得他们之前的盈利全部损失殆尽,平仓出局。如果我们想对第二个结论再有更感性的认识,也可以不那么贴切的理解为:风险过大的游戏不值得参与,因为可能血本无归!或者是索罗斯投资的第一原则:守护好你的本金,不要(大)亏损。

在债券市场的投资中,如果参与的方式是交易收益率曲线(参与不同期限的债券投资),不同的期限恰好构成了一系列游戏:1年的、3年的、5年的、7年的、10年的等等。在任何一个时期,每个期限的收益率自然有其上涨和下跌的概率(我们假定这个概率是客观存在的,或者也可以认为是我们的主观概率),利用不同期限的久期经过简单计算,我们也很容易知道每个期限在收益率上涨或者下跌之后的我们的赔率(即债券价格的变化)。显然,在一般情况下,1年期的游戏的预期收益率是低于10年期游戏预期收益率的(因为收益率曲线有斜率,1年利率低于10年的利率),但是1年期游戏赔率的波动也要远小于10年期游戏的赔率(久期长的债券价格波动更大)。所以,在一般情况之下,我们似乎不太容易判断1年期的游戏和10年期的游戏哪个更加值得参与。

可是,市场并不永远处在一般的情况之下,当收益率曲线在低位平坦甚至倒挂时(1年收益率高于10年收益率),尽管我们不知道收益率曲线未来形态的变化,但是当我们结合基本面的分析推测收益率曲线的斜率复常态的可能性更大时,那么我们队此时1年期和10年期游戏的概率和赔率就都有了更好的把握。此时,依照凯利公式,根据上文结论二,我们可能发现1年期的游戏是更值得参与的。同理,当收益率曲线在高位平坦时,根据基本面的分析和凯利公式的结论,我们也可以根据曲线变化的概率得出10年游戏或许是更好的选择。总而言之,尽管在大部分时间里,收益曲线游戏是令人感到困惑的,可是总会出现那么一些时刻,我们可以根据凯利公式的结论发现到那个明显更值得参与的期限------这种情况出现时,可能是着债券市场牛熊转换的时点。

如果把上面一段的分析简单地理解为在低利率时缩短久期或者在高利率时拉长久期的操作,无异于把凯利公式等同于高抛低吸。这种理解毫无意义同时也是对凯利公式的极大误解。发生这种误解的原因,正是源于投资者在投资生涯中应用凯利公式时会遇到的两个难点:一、提高主观概率的准确性,二、理性地坚持只用最优仓位来参与市场。前者代表投资者对市场的理解和认知程度,后者则意味着投资者战胜自身恐惧、贪婪与从众心理的能力。凯利公式虽然威力巨大,但投资者想在市场中成功地应用它,内外双修提升自己是唯一的方法。

声明:本手记的观点、分析及预测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立场,也不构成对阅读者的投资建议。本公司或本公司相关机构、雇员或代理人不对任何人使用此全部或部分内容的行为或由此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将此报告或其任何部分以任何形式进行派发、复制、转载或发布,或对本专栏内容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删节或修改。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