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执着于在长跑中胜出!
您的位置: 易方达基金 > 资讯内容     
 

 

易方达基金林森:对混合基金投资风格的探讨

 

字体大小:大  小  来源:[]    日期:2019-05-07  

 
 
 

与机构投资者交流的时候,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的投资风格是什么?一开始我都开门见山的说,我是价值投资者。后来发现,这个过于简洁的回答会造成一些误解。部分投资者疑惑,季报里重仓电子行业股票和信用债的基金经理,为什么风格上属于价值投资。在此我想展开讨论两点,第一,如何定义价值投资;第二,如何界定债券的投资风格。

 

常见的价值投资定义有两种。狭义的价值投资指的是与成长投资相对应,买入静态估值较低的证券,注重价格与安全边际。按照这个定义,静态PE二十多倍的电子股不算便宜,因为地产或者银行股的PE往往更低。而广义的价值投资是指,从基本面出发,去投资企业未来的盈利与现金流。广义的价值投资可以容忍短期较高的静态估值,但是追求以低于企业内在价值的价格去投资。与广义价值投资相对应的是博弈投资。广义的价值投资仍然坚持只挣企业盈利(EPS)的钱,而博弈投资则会更多的考虑估值扩张等其他交易因素带来的盈利。

 

有了定义,对债券投资风格的分类也水到渠成了。当我们投资一只信用债的时候,往往是出于配置的目的,投资者看中的是票息,而未来能不能获得博弈的收益(资本利得)并不是首要的考量点。当我们投资一只利率债的时候,比如10年金融债,几乎没有人是抱着持有到期的目的,所有人都希望在未来的某一个时点以更高的价格把它卖出去,赚资本利得的钱。这样看来,信用债投资更符合价值投资的定义。

 

我们无意在此比较不同投资理念的高下,毕竟更重要的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法论。但是部分投资者认为信用债策略属于高风险策略,利率债策略属于低风险策略,这种观点值得商榷。整体来看,利率债投资属于零和博弈,一名投资者的超额收益来自于另一名投资者的损失。而信用债投资从历史来看,违约补偿只侵蚀了很小的一部分信用利差,大部分信用利差最终成为投资人的超额收益。当然中国债券市场还在打破刚兑的进程之中,历史违约数据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从成熟市场,比如美国债券市场的长期历史数据来看,我们仍然能得出相同的结论。

易方达基金 林森

 

声明:本手记的观点、分析及预测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立场,也不构成对阅读者的投资建议。本公司或本公司相关机构、雇员或代理人不对任何人使用此全部或部分内容的行为或由此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将此报告或其任何部分以任何形式进行派发、复制、转载或发布,或对本专栏内容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删节或修改。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