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执着于在长跑中胜出!
您的位置: 易方达基金 > 资讯内容     
 

 

易方达李文健:像淘古董一样选牛股

 

字体大小:大  小  来源:[中国证券报]    日期:2011-01-21  

 
 
      □本报记者 龚小磊 实习记者 黎宇文 广州报道   

    逻辑清晰,语速均匀,作为易方达医疗保健行业基金拟任基金经理的李文健直率而内敛,有着读书人典型的个性特征。   

    2011年,中国或将成为全球第三大医药市场。WIND数据显示,A股从2009年8月初的3400点开始震荡盘整,截至2010年11月30日,累计下跌19%,同期申万医药生物行业指数则逆市上涨79%,超越大盘指数近100个百分点。   

    李文健是国内证券界最早的专职医药行业研究员之一,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医药行业的研究。曾经,为了回避过多的事务性工作,潜心医药行业研究,李文健离开了一家大券商;如今,十年磨一剑,拟任易方达医疗保健行业基金经理的李文健,相对那些毕业没多久就担任基金经理的人来说有着更多的沉淀,可以说是厚积薄发,蓄满而归。   

    他对医药行业的大趋势洞察入微,对医药行业的个股如数家珍。李文健已经形成自己成熟的研究框架和体系,研究中他坚持偶然性因素和必然性因素的区分,像淘古董一样精选医药大牛股。所以,对于易方达基金公司来说,李文健是担任易方达医疗保健行业基金经理最合适的人选。   

    兴趣是源 自学起步   

    成为一个医药股投资高手需要多长时间没有定论,但是,投资医药股有两个难点是可以确定的。首先,医药公司个性化比较强,有不同的细分子行业,不同的公司又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每种情况下投资的侧重点都不一样;其次,好的医药股通常要经过漫长的蛰伏过程。因此,医药行业研究员的成长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没有突然挖到一只牛股而一夜成名的捷径。   

    李文健的成长经历也正是一步一个脚印,在实践、摸索与学习中步步走来。从北大生物化学专业硕士毕业后,李文健并没有马上进入投资领域,而是在医药公司做报批销售。同时,由于在大学期间就对经济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作之余,他坚持自学经济学的相关知识。   

    “最早读的是萨缪尔森红皮本的《经济学》,理工科的背景让我学起经济学来相对轻松。当时我在深圳,有时会翻一翻证券报,看到那些热炒医药概念股的报道时,感觉做比较浅,于是自己就开始做一些研究性的、更深刻的思考。”李文健说。   

    200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文健在报纸上看到了国泰君安证券公司的招聘信息。国泰君安是行业内较早注重行业研究的证券公司,而当时医药行业的研究员相对稀少,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很顺利地成为其中一员。   

    2003年,李文健从国泰君安跳到另外一家小券商,很多人表示不解,毕竟在大券商做研究员是很多人的梦想。他解释说,“主要是感觉到自己的研究功底还需要提升,小券商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和研究。”那两年,李文健读了很多经济学方面的书籍,这些书让他在以后的工作中获益匪浅,大大提升了他看问题的水平和研究的深度。   

    2005年底李文健进入基金行业,从卖方市场跳到了买方市场。这几年,李文健经历了中国股市最大的牛市和熊市,对市场的规律和行业的发展有了更多的认识。   

    2009年7月,他正式加盟易方达基金。李文健驾轻就熟,在多个关键时点上做出了准确的判断。2010年6月医药板块曾经遭遇了一次暴跌,起因是发改委出台了药价管理的政策,市场普遍认为政策出台对医药股是大利空。但是,李文健判断,政策对市场的实质影响并没有那么严重。首先,他认为医药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不是靠单个政策所能解决的;第二,面对千差万别的医药公司,政策的实际效果很难一概而论。   

    李文健的判断在后来医药股走出的一波行情中得到了验证。无论是对行业的理解还是对公司基本面的关注,十多年的医药行业从业经历,使他能够全面理性地洞析市场出现的问题。也正因为此,对于正在发行的易方达医疗保健行业基金而言,李文健无疑成了最合适的基金经理人选。   

    选牛股像淘古董   

    根据申万医药生物行业的界定标准,医药生物行业有156只股票。对这些公司的基本面,李文健可谓“门儿清”,其中不少公司他甚至调研过10遍以上。十年来,作为医药行业研究员的李文健也发掘了不少优秀的上市公司,其中有些个股上市以来累计涨幅超过20倍。   

    “做研究做上瘾了以后,你特别希望找到一个大家都没发现的好公司,就像淘古董一样的感觉。大家都不看好,就你看好。”在李文健看来,只有坚持价值投资,才能真正分享企业成长的利益,这种价值投资体现在企业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而不是依靠短期的炒作或外部因素。   

    其中,双鹭药业是李文健坚持价值投资的典型案例。该公司2004年上市时,由于市场环境不够好,一些中了签的投资者都放弃了。   

    “当时我觉得这个公司是不错的,虽然小,但它的一些特征让人眼前一亮,包括日后有可能成为牛股的特征:行业好、管理规范、规模小、储备很多。于是,我很明确地把它列为重点研究的公司。当时看它的感觉就像一个不起眼的古董,外面布满了尘土,需要有人去拨开尘土。”李文健说。   

    但是,这家公司上市后沉寂了两年,没有任何表现。而在这两年里李文健一直在不断地跟踪。直到2007年,他发现公司慢慢有了变化,主导产品开始放量增长,价值得到跃升。就这样,经历了三年的蜇伏,双鹭药业终于破土而出。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不是一直坚持看好公司的成长价值,一如既往地进行追踪,也就无法分享公司从小到大的成长收益。   

    然而,确立价值投资的理念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李文健在十多年的投研过程中尝试过错误的“苦药”和正确的“甜品”后才逐步明晰。   

    “2002年的时候也关注过一些重组股,因为有过失败,以后再也不碰了,这成了铁的纪律。”正是因为曾经经历过失败,李文健将一些错误的做法彻底抛弃。   

    2003年,李文健认识到自己的研究方法和理念都必须转型。而恰好在这一年,他挖掘到一些价值成长型的公司,如恒瑞医药、海正医药、华海药业,都有很好的表现。尝到“甜头”的他从此坚定了价值投资的理念,而他所坚持的价值投资,主要是基于公司长期增长的驱动力,对于短期的因素不会做太多的考虑,他认为,长期收益比短期投资要可靠得多。   

    “所谓价值投资就是把K线图完全抛开,追逐企业的成长。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就要看你能不能克服内心的恐惧和贪婪。2006年,地产开始火起来,大家都一窝蜂地抢着投资地产。这时候做医药要承受很大压力,但是,如果坚持下来,到了2008年情况就完全改观。”李文健认为,在遇到挫折的时候如何调整好心态,不要被眼前的现象所迷惑,是研究员需要具备的心理素质。   

    “接触过很多投资者,波段操作医药股基本就没有做对过。比如,有些人考虑到医药股一到两个月内上涨动力不足就把它卖掉,而下一轮上涨之前没有买回来,那他可能就错过了这次上涨机会。有些股票你一卖掉就很难在这个价买回来。实际上,医药股几年下来累积的实际收益相当可观。这就是心态的问题。”李文健认为,做投资,心态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要克服贪婪和恐惧。   

    区别偶然和必然   

    坚持价值投资,在很多人看来是说着容易,做起来很难。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投资能最快显现效益,而坚持价值投资的收益需要相对长期的过程才能显现。所以,一些研究员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转而去推荐一些短线的机会,以求能很快得到市场的认可。但是,在李文健看来,这样的方法是不可取的。   

    “如果只是追短线,做很长时间也很难沉淀自己的能力。看短线的研究员可能推荐很多投资品种,但是很难能完全把握。”李文健认为,研究需要对公司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有的人在涨了一点的时候就跑掉,跌了很多的时候又不敢买,就是因为没有研究透彻。   

    这么多年坚持价值投资,李文健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风格和框架。他认为,坚持价值投资的关键在于发掘公司所在行业的驱动力和公司的价值驱动力。   

    “不同医药企业成长的路径不一样,驱动力也不一样,跟它所在的行业、自身特质、经营者以及微环境都有很大的关系。比如OTC医药公司注重品牌运作能力和水平。”李文健指出。“除了品牌运作,产品的研发也是医药公司的重要一部分。一些医药公司的成长主要通过新产品的推动来实现,新产品的来源就是研发。”李文健认为,观察企业的研发能力不能光看某个公司有多少科学家,投了多少产品,关键在于这个公司的眼光,也就是说要看过去几年这个公司研发的产品目前的销售情况如何。如果销售不错就说明他们的眼光不错,有值得信赖的方面。   

    从历史因素追寻公司的内在发展逻辑是李文健的研究思路,他还特别强调必须区分这个逻辑是必然的,还是偶然因素促成的。   

    “就像我们看一个人一样,我们看一个公司肯定要先了解他的历史和业绩,最起码了解过往的行为。比如曾经运作什么东西比较成功,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未来可能也会取得同样的成效。还要看过去取得的历史效绩会不会有内在的逻辑,是必然出现的结果,还是只是偶然因素的影响,必然和偶然一定要区分清楚。”   

    医药板块在过去两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涨幅,市场对该板块有估值过高的担忧。对此李文健认为,未来医药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二十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人民生活水平的稳步提高、人口结构日益老年化,医药行业进入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是必然的趋势。同时,由于医药行业具有弱周期、稳定增长的特点,因此必须坚定价值投资理念,选择具有核心竞争优势、具备长期增长潜力的公司,长期持有,最大程度地分享医药行业高增长带来的收益。